产品分类D

合同纠纷案件现“阴阳判决”?一审审判员:系上传失误,以收到的判决书为准_1

审判员

转自:红星新闻

↑黄女士提供了两份给付款项金额不同的一审判决书

红星新闻记者|李毅达 孙桂芳 任江波

责编|官莉 编辑|张莉

近日,家住济南市章丘区的黄女士声称其遭遇了法院的“阴阳判决”,她告诉红星新闻,在她作为原告的一起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中,法院提供的判决书与中院存档的判决书判决结果不一致,前后赔付金额相差约115万元。

黄女士称,自己在2018年承包了长春市天工劳务有限公司(简称“长春天工”)中标的中建八局高铁围合西客站项目,后长春天工未足额支付其相关劳务费。因涉及农民工工资,黄女士自掏腰包进行垫付,后在2020年将相关单位起诉至法院。

此案一审判决书显示,法院判决长春市天工劳务有限公司需给付黄女士款项307万余元并赔偿损失,驳回了黄女士的其他诉讼请求。一审判决后,黄女士不满判决结果,提起上诉,二审结果为维持一审原判。

↑二审判决结果

但在2023年2月,黄女士无意间从二审法院(济南中院)调取的光盘卷宗内看见了一份与其收到的有所不同的一审判决书。在这份一审判决书中,判决结果为被告长春天工需给付黄女士423万余元。

随后,黄女士又到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档案室进行阅卷,发现档案室中所存案卷资料中的一审判决书中仍显示给付款项为423万余元。

在黄女士发来的两份判决书中,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除判决结果中的给付款项金额外,包含日期、审判员、书记员和案号在内的其他内容都完全相同。

对于这两份案号相同但给付款项金额不同的一审判决书,黄女士觉得非常困惑,多次找到法院询问。

对此,该案一审审判员对红星新闻表示,黄女士在二审阅卷时所看到的那份(给付款项金额)400余万的判决书系上传之后发现计算出了问题,之后又重新上传了一份,可能系统内有两份判决书导致中院在扫描时出现了问题。该份判决书从未发布过,自始至终发布的都是300余万元的那份判决,以当事人收到的判决书为准。

该名审判员称,“我们传了之后发现失误,就没往外发,也没印过,应该是在系统里存的,但中院的书记员可能是在生成电子卷宗时没有扫描,直接把那份抓取了。黄女士上诉、包括申诉用的都是同一份(判决书),中院的卷宗里包括二审判决引用的也是300余万元的那份判决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查阅了该案的二审判决书,判决书显示,二审法院仍旧认定长春天工欠黄女士款项为307万余元。

合同纠纷案件现“阴阳判决”?一审审判员:系上传失误,以收到的判决书为准_1

此外,该名审判员表示,目前,法院正在对上传判决错误的这种情况进行清理,中院也在进行这项活动。

——END——

标签: